新闻资讯

按年份搜索
2016年05月03日

专访汇桥资本(Ally Bridge Group) CEO于凡(Frank Yu)先生:看懂全球,才能更好地看懂中国

最近几年,总部位于香港的汇桥资本在医药投资市场上连续出手不凡。2015年汇桥资本一次宣布完成六项投资;当年,李革博士与汇桥资本领衔,药明康德完成了价值33亿美元的退市私有化;2016年4月,汇桥资本又领投了Sorrento Therapeutics的定向增发投资,参与了这家致力于肿瘤抗体开发的公司价值1.5亿美元的融资。

与医疗健康全球化的大环境相呼应,汇桥资本以帮助建立跨国的合作关系而著称,它在全球投资了40-50家公司,管理的总资产超过10亿美元。在汇桥资本成功的投资战略背后,是其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于凡先生独到的眼光。于凡先生曾是华尔街的一名投资银行家,先后任职于高盛、Och-Ziff资本、瑞士信贷、以及Moody’s和Thomson Financial。这些海外工作的经历与于凡先生独有的投资理念和汇桥资本的成功有什么联系呢?

康德传媒:汇桥资本成功参与投资了TESARO和Sorrento,我们向汇桥资本表示祝贺。您能说说这两笔投资吗?

于凡先生:我们认为TESARO是一家非常出色的肿瘤免疫疗法研发公司。它的产品研发线从临床前的候选药物一直涵盖到已在美国上市的预防恶心和呕吐的药物Rolapitant,各个阶段都有,非常平衡。此外,他们也对中国市场有着很大的兴趣,并将Rolapitant引入了中国;他们也与药明康德在研发上有着密切合作,比如最近药明康德和TESARO有个合作项目,从DNA快速推进到了美国FDA的IND filing,进展喜人。

Sorrento是一家很创新的公司。他们正在研发PD1与PD-L1的单克隆抗体,也在开发CAR-T疗法,产品线很丰富。他们的药物涵盖了从临床前到III期临床的多个阶段,其中有四个药物在中国已经完成了III期临床试验。在我眼中,这些都是这两家公司的优势,我也很高兴汇桥资本有机会参与这两家优秀公司的成长。

康德传媒:您特地提到了这两家公司与中国的关联。你们在投资时会看重公司的中国元素吗?

于凡先生:是的,汇桥资本一直关注着中国元素。我们考虑的是中国元素对这家公司有什么加分?它能为中国带来什么?它的发展前景又有多大?举例来说,汇桥资本在2015年投资了一家位于法国蒙彼利埃手术机器人的公司。我们投资这家原本默默无闻的公司,是因为它可以帮助解决中国的一个巨大健康需求——中国有许多脑病患者亟待手术,真正优秀的脑外科医生却很少,而这家公司开发的机器人手术系统可以弥补这一不足。目前,这家公司已在中国的大型医院安装了六台机器人手术系统,帮助中国的脑病患者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并成为了全球治疗的标杆。

中国元素虽然重要,但对我们在全球的投资也不是必不可少的。我们建立了不少中美间的合作关系,也建立了许多欧美间的合作关系。我们在全球范围内寻找出色的技术、团队与产品,为他们提供资金,并帮助他们找到在不同市场满足病患需求的最佳方法。

康德传媒:那在中国元素之外呢?汇桥资本怎么决定要不要投资一家公司?

于凡先生:我们的投资策略比较均衡。一方面,我们会投资一些像药明康德这样受到广泛认可的公司。药明康德在全球市场上表现极为出色,但以前许多中国的投资人并不知道这一点。同样的,在欧美的投资人也不清楚药明康德在中国的影响力。很多人以为药明康德的能力仅限于提供服务,而这是个巨大的误解。我们相信药明康德是一个真正开放的全球性平台,并在生物制药研发领域起到了重要的先锋作用,我们深信它会释放出更大的潜力。另一方面,我们也会寻找那些不为人知,科学技术却非常出众的璞玉进行投资。我们找到那些尚有巨大潜力可以挖掘的公司,并帮助它们展现真正的能力。另外,我们也一直注重培植中国本土化的创新与产品开发。我们和药明康德风险投资基金一起投资的华领医药就是一个例子。他们的糖尿病创新药临床试验结果很不错,对中国的糖尿病患者是重大利好。

康德传媒:我想每一名投资人都想找到那些不为人知的璞玉,那么汇桥资本的独有优势在哪里?

于凡先生:我个人觉得这也许是因为汇桥资本既懂全球的生命科学行业,又懂中国。你光懂欧美,不懂中国,那肯定不行。如果你只懂中国,不懂全球市场,这也是不行的。而汇桥资本的独特优势在于我们既能与美国、欧洲公司合作,也能与中国合作。此外,我们的团队既有行业的背景,又了解金融市场,还深谙合作之道。因此我们能将所有的板块拼在一起,高效地帮助不同公司实现他们的价值。

康德传媒:真正的“交汇”与“桥梁”。

于凡先生:我们起名时确实考虑了这一点。我们的英文名叫Ally Bridge。我们相信我们是全球大小创新公司的ally(盟友),并且能在业内起到bridge(桥梁)的作用。

康德传媒:那您还记得您的第一个ally吗?

于凡先生:我的投资人生涯是从中国深圳的一家心血管医疗器械公司先健科技起步的,许多风险投资机构觉得这家公司太小,不值得关注。现今全球市场上主要有三家美国公司,我就想中国也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平台。在对这家公司进行了一年研究后,我发现它有潜力成为一个非常出色的平台,于是我就对它进行了投资,并协助这家公司设计整体的战略和结构,帮助他们与Medtronic建立了合作伙伴关系,并最终获得了Medtronic的投资。这件事情对我的触动非常大——我先看懂了全球结构心脏疾病市场,才真正了解这家国内公司的潜力。我想说很多时候,中国没有先例可循。如果你要把这个行业搞懂,你必须先了解海外市场。

康德传媒:多谢您的分享。能不能在结束之际向读者分享一下您对中国生命科学创新的看法?

于凡先生:首先我觉得中国除了加速创新之外别无选择。这个国家有13亿人民,如果不作出一些本土化的创新,发展就会进入死胡同。其次,我认为现在我们的政府、社会以及整个市场都非常鼓励创新。越来越多的人才正从美国与欧洲回到中国,开展研发项目。可以说现在整个环境是360度全方位支持创新。另外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是洞见。这不光是说在科学技术和创新能力上的洞见,更是如何把科学技术与创新能力转变为造福病患的产品的洞见。

我相信在中国,药明康德是真正拥有这些洞见的平台。最近药明康德与礼来开创了中国与全球同步新药开发的崭新模式,能尽快把心血管新药带给中国患者。另外药明康德也和Juno共同建立了一家新公司,把世界领先的细胞免疫疗法带到中国。这些都是造福中国老百姓的举措。我相信药明康德的全球视野、品牌和全球平台未来会在中国加速创新的过程中扮演关键的角色。

当然前路也有些潜在的不稳定因素。我们的医药领域从来都是一个监管很严的产业。自去年开始,CFDA就出台了一系列改革的政策,这让中国整个医疗健康领域的资本市场在短期内产生了震荡。我认为这些动荡是必要的。对整个医药领域来讲,这些改革举措对真正的创新非常利好,它们能培植真正有创新精神和能力的本土企业,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返回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