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聞資訊

按年份搜索
2016年05月03日

專訪匯橋資本(Ally Bridge Group) CEO於凡(Frank Yu)先生:看懂全球,才能更好地看懂中國

最近幾年,總部位於香港的匯橋資本在醫藥投資市場上連續出手不凡。 2015年匯橋資本一次宣布完成六項投資;當年,李革博士與匯橋資本領銜,藥明康德完成了價值33億美元的退市私有化;2016年4月,匯橋資本又領投了Sorrento Therapeutics的定向增發投資,參與了這家致力於腫瘤抗體開發的公司價值1.5億美元的融資。

與醫療健康全球化的大環境相呼應,匯橋資本以幫助建立跨國的合作關係而著稱,它在全球投資了40-50家公司,管理的總資產超過10億美元。在匯橋資本成功的投資戰略背後,是其創始人及首席執行官於凡先生獨到的眼光。於凡先生曾是華爾街的一名投資銀行家,先後任職於高盛、Och-Ziff資本、瑞士信貸、以及Moody’s和Thomson Financial。這些海外工作的經歷與於凡先生獨有的投資理念和匯橋資本的成功有什麼聯繫呢?

康德傳媒:匯橋資本成功參與投資了TESARO和Sorrento,我們向匯橋資本表示祝賀。您能說說這兩筆投資嗎?

於凡先生:我們認為TESARO是一家非常出色的腫瘤免疫療法研發公司。它的產品研發線從臨床前的候選藥物一直涵蓋到已在美國上市的預防噁心和嘔吐的藥物Rolapitant,各個階段都有,非常平衡。此外,他們也對中國市場有著很大的興趣,並將Rolapitant引入了中國;他們也與藥明康德在研發上有著密切合作,比如最近藥明康德和TESARO有個合作項目,從DNA快速推進到了美國FDA的IND filing,進展喜人。

Sorrento是一家很創新的公司。他們正在研發PD1與PD-L1的單克隆抗體,也在開發CAR-T療法,產品線很豐富。他們的藥物涵蓋了從臨床前到III期臨床的多個階段,其中有四個藥物在中國已經完成了III期臨床試驗。在我眼中,這些都是這兩家公司的優勢,我也很高興匯橋資本有機會參與這兩家優秀公司的成長。

康德傳媒:您特地提到了這兩家公司與中國的關聯。你們在投資時會看重公司的中國元素嗎?

於凡先生:是的,匯橋資本一直關注著中國元素。我們考慮的是中國元素對這家公司有什麼加分?它能為中國帶來什麼?它的發展前景又有多大?舉例來說,匯橋資本在2015年投資了一家位於法國蒙彼利埃手術機器人的公司。我們投資這家原本默默無聞的公司,是因為它可以幫助解決中國的一個巨大健康需求——中國有許多腦病患者亟待手術,真正優秀的腦外科醫生卻很少,而這家公司開發的機器人手術系統可以彌補這一不足。目前,這家公司已在中國的大型醫院安裝了六台機器人手術系統,幫助中國的腦病患者解決了很大的問題,並成為了全球治療的標杆。

中國元素雖然重要,但對我們在全球的投資也不是必不可少的。我們建立了不少中美間的合作關係,也建立了許多歐美間的合作關係。我們在全球範圍內尋找出色的技術、團隊與產品,為他們提供資金,並幫助他們找到在不同市場滿足病患需求的最佳方法。

康德傳媒:那在中國元素之外呢?匯橋資本怎麼決定要不要投資一家公司?

於凡先生:我們的投資策略比較均衡。一方面,我們會投資一些像藥明康德這樣受到廣泛認可的公司。藥明康德在全球市場上表現極為出色,但以前許多中國的投資人並不知道這一點。同樣的,在歐美的投資人也不清楚藥明康德在中國的影響力。很多人以為藥明康德的能力僅限於提供服務,而這是個巨大的誤解。我們相信藥明康德是一個真正開放的全球性平台,並在生物製藥研發領域起到了重要的先鋒作用,我們深信它會釋放出更大的潛力。另一方面,我們也會尋找那些不為人知,科學技術卻非常出眾的璞玉進行投資。我們找到那些尚有巨大潛力可以挖掘的公司,並幫助它們展現真正的能力。另外,我們也一直注重培植中國本土化的創新與產品開發。我們和藥明康德風險投資基金一起投資的華領醫藥就是一個例子。他們的糖尿病創新藥臨床試驗結果很不錯,對中國的糖尿病患者是重大利好。

康德傳媒:我想每一名投資人都想找到那些不為人知的璞玉,那麼匯橋資本的獨有優勢在哪裡?

於凡先生:我個人覺得這也許是因為匯橋資本既懂全球的生命科學行業,又懂中國。你光懂歐美,不懂中國,那肯定不行。如果你只懂中國,不懂全球市場,這也是不行的。而匯橋資本的獨特優勢在於我們既能與美國、歐洲公司合作,也能與中國合作。此外,我們的團隊既有行業的背景,又了解金融市場,還深諳合作之道。因此我們能將所有的板塊拼在一起,高效地幫助不同公司實現他們的價值。

康德傳媒:真正的“交匯”與“橋樑”。

於凡先生:我們起名時確實考慮了這一點。我們的英文名叫Ally Bridge。我們相信我們是全球大小創新公司的ally(盟友),並且能在業內起到bridge(橋樑)的作用。

康德傳媒:那您還記得您的第一個ally嗎?

於凡先生:我的投資人生涯是從中國深圳的一家心血管醫療器械公司先健科技起步的,許多風險投資機構覺得這家公司太小,不值得關注。現今全球市場上主要有三家美國公司,我就想中國也一定要有一個自己的平台。在對這家公司進行了一年研究後,我發現它有潛力成為一個非常出色的平台,於是我就對它進行了投資,並協助這家公司設計整體的戰略和結構,幫助他們與Medtronic建立了合作夥伴關係,並最終獲得了Medtronic的投資。這件事情對我的觸動非常大——我先看懂了全球結構心臟疾病市場,才真正了解這家國內公司的潛力。我想說很多時候,中國沒有先例可循。如果你要把這個行業搞懂,你必須先了解海外市場。

康德傳媒:多謝您的分享。能不能在結束之際向讀者分享一下您對中國生命科學創新的看法?

於凡先生:首先我覺得中國除了加速創新之外別無選擇。這個國家有13億人民,如果不作出一些本土化的創新,發展就會進入死胡同。其次,我認為現在我們的政府、社會以及整個市場都非常鼓勵創新。越來越多的人才正從美國與歐洲回到中國,開展研發項目。可以說現在整個環境是360度全方位支持創新。另外我覺得很重要的一點是洞見。這不光是說在科學技術和創新能力上的洞見,更是如何把科學技術與創新能力轉變為造福病患的產品的洞見。

我相信在中國,藥明康德是真正擁有這些洞見的平台。最近藥明康德與禮來開創了中國與全球同步新藥開發的嶄新模式,能盡快把心血管新藥帶給中國患者。另外藥明康德也和Juno共同建立了一家新公司,把世界領先的細胞免疫療法帶到中國。這些都是造福中國老百姓的舉措。我相信藥明康德的全球視野、品牌和全球平台未來會在中國加速創新的過程中扮演關鍵的角色。

當然前路也有些潛在的不穩定因素。我們的醫藥領域從來都是一個監管很嚴的產業。自去年開始,CFDA就出台了一系列改革的政策,這讓中國整個醫療健康領域的資本市場在短期內產生了震盪。我認為這些動盪是必要的。對整個醫藥領域來講,這些改革舉措對真正的創新非常利好,它們能培植真正有創新精神和能力的本土企業,推動整個行業的發展。

返回資訊